银河官网
当前位置:银河官网 > 体育彩票 > 娱乐博彩免费试玩 中国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,问题很严重?

娱乐博彩免费试玩 中国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,问题很严重?

时间:2020-01-01 17:36:27 人气:4988

娱乐博彩免费试玩 中国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,问题很严重?

娱乐博彩免费试玩,【文/徐远】

我国迄今为止的经济成就,主要归功于工业化的快速推进;迄今为止我国的经济结构扭曲问题,根源也在快速的工业化。用一句不太准确的话概括,就是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。

图1描述的是我们国家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的现象,图里是2015年的数据。左边纵轴为城市化率和工业化率,右边纵轴为城市化率与工业化率之比。工业化程度,我们用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来衡量,中国是40.9%,世界平均是27.1%,代表发达国家的七国集团(美、英、德、法、日、意、加)是23.7%。也就是说,中国工业化率比世界平均高,比发达国家也高,高得还不止一点点,高了将近一倍。

图1: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

然后再看城市化率,2015年中国是55.6%,之后大概每年增加一个多百分点,世界平均是53.8%,中国和世界平均差不多。如果和代表高收入国家的七国集团比的话,它们大概是80%多,我们是57%,还有20多个百分点的差距,所以城市化还有很大的空间。

怎么看这个数据呢?我们不妨稍微说细一点。

第一,和可比国家比,中国的城市化率是偏低的。这里补充一个数,没在图上,就是中高收入国家2015年的平均城市化率是65%,这一年中高收入国家的人均gdp是8076美元,中国是8069美元,很接近。看起来,和大致可比国家比,中国的城市化率还是低很多,低了10个百分点。

第二,我们国家的城市化率这个数据,是需要斟酌的。上图统计的是常住人口,还有一个是户籍人口,户籍人口的城市化率低很多,目前户籍人口城市化率只有41%。把非户籍常住人口算“半城市化”的话,中国的城市化率是49%。这样看的话,上升的空间就更大了。

综合起来看,中国的工业化是比其他国家高的,城市化是比其他国家低的,如果算一下它们的比率,你会发现这个比率就很好玩。我们国家的城市化率/工业化率是1.4,世界平均是2.0,七国集团是3.4,我们比别人差了很多。所以,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。

归纳出这个特征之后,再来看看其他主要国家的城市化率/工业化率。

下图2最右边是中国,左边这一组是发达国家,大多数是4.0以上,德国和日本工业化程度稍微高一些,城市化稍微低一点,是3.0左右,右边是发展中国家,金砖五国,别的国家都比我们高,唯一一个跟我们差不多的是印度,但印度是一个很穷的国家,印度人均收入1700美元,是中低收入国家,是我们的1/5多一点。当中国的收入是印度5倍,发达程度是印度5倍,这个比率跟印度差不多的时候,只能说明中国的比率太低了。

图2:主要国家的城市化率/工业化率

那么,如何理解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的现象?这个现象和我们国家之前的快速工业化是直接相关的。工业化发展可以很快,是因为学习技术、培养劳动力、积累资金的速度都可以很快,有了这些,工业就是复制、升级、迭代、再复制的过程,可以非常非常快。

城市不一样,城市是个复杂系统,比工业制造复杂得多,城市化不是个简单复制的过程,而是个生长发育的过程。简单复制,很容易造出“鬼城”。即便采用复制的办法,也只能复制一部分,比如硬件的部分,可以部分采用复制的办法,其实也已经很难了,建筑和规划都是很难的工业技术。软件部分,就更加不是复制能够解决的了。所以,城市很难复制,需要下很大功夫,会慢很多。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,说白了就是工业发展太快了,城市化没有那么快。

我们如此强调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这个现象,是因为这个现象是我们国家几乎一切重要经济结构问题的根源。我们一个一个来看。

比如说“过度投资”,就是投资占gdp比重过高的问题。工业发展这么快,为了配合工业以及房地产的发展,好多地方都是需要投资的,这个阶段投资高不是天经地义、理所当然的吗?不投资的话,哪来那么多设备,哪来那么多房子,哪来那么多公路、铁路、机场,怎么搞生产?所以说中国“过度投资”这种说法首先就无视了中国快速工业化的背景,无视了工业化的实际要求,在细节上也许有些道理,容易引起共鸣,但是在大格局上、大方向上是有问题的。

另外,补充一个资料,在几乎所有经济体的快速增长阶段,都有个现象叫作投资过度。工业革命以来,最早期是荷兰和英国,当时投资占比大概不到20%,为什么比我们现在低呢,因为当时很穷,工业发展过程中首先要吃饱肚子,剩下的储蓄才能投资。后来是德国和美国,它们就到了20%多,接着是日本,日本顶峰的时候投资占比30%多。日本虽然在二战前就完成了工业化,但是二战后也需要有重建的工作,要重新“发展”一次。再后来是其他发展中经济体,比如亚洲“四小龙”,它们发展的时候顶峰是投资占比30%多,我们现在是40%多。

有个规律是越晚起步的国家,投资占比越高,有两个原因。第一个原因是后发国家的发展路径是清楚的,因为先发国家已经把路蹚出来了,后发国家只需要去实现这个路径,面临的方向性的不确定性小,关键是怎么实现而已。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后发,路径清楚,发展会比较快,资金动员能力也会比较强,可供动员的储蓄也会比较多。

所以,投资占比高几乎是伴随着每一个国家的快速工业化进程的,中国根本不是一个特殊现象,只是普遍现象的一个案例,是一个经典案例而已。所以“投资过度”这句话是完全错误的,它既没有考虑世界范围内的一般规律,也没有考虑我国快速工业化、快速经济增长的大背景。只是简单和现在的发达国家比,就得出“投资过度”的结论,是很不负责任的。

然后再说内需不足。内需不足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出口占gdp的比重太高了,反映出内部需求不足。这个观点,是有很多问题的。

首先说一下,投资过度和内需不足这两个判断,本身就是矛盾的。投资本身就是内需,投资多了,应该是内需过度,怎么又说内需不足呢?这两个事情放在一起,内在的逻辑就是矛盾的。

所以,投资过度和内需不足放在一起,说的只能是消费需求不足。这么说有道理吗?对不起,你上当了。消费是千家万户的事情,大家知道怎么花钱,知道该存多少钱。其实操心别人怎么花钱,还不如操心别人的收入怎么提高。人民的收入提高了,或者对未来的收入预期上去了,消费自然会上去。不谈收入,直接谈消费,刺激别人的消费,其实是一种耍流氓。

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图3。这张图想说的是,所谓内需不足,和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是密切相关的。横轴是城市化率/工业化率,纵轴是净出口占gdp比重,我们看的是世界十大经济体(去掉印度,因为收入太低,产业结构不可比)。

图3:内需不足和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密切相关

这张图显示的基本信息是:城市化越发达的国家,净出口占比越低,这个规律非常清楚。可以看到中国就在这个拟合线旁边,并没有偏离这个趋势。换句话说,中国所谓的净出口占比过高,或者说内需不足,无非就是城市化和净出口占比规律的一个样本点而已,毫不奇怪。

这其中的道理是什么?城市发达的国家,内部市场才会发达。农村市场不会发达的。市场发达了,才有各种消费,才有各种内需。市场不够发达,自己需求不了,总需求不够,只好卖给别人,表现为净出口。道理就是这么简单。

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加入wto以来,工业化进程如此迅速,内需怎么跟得上?内需跟不上工业复制和工业膨胀的速度,所以就卖给别人,这很正常。太阳底下从来没有新鲜事。而且从企业家的角度讲,卖给别人这么好卖,还省心,为什么不卖?因此所谓的内需不足,只是我们增长阶段的一个现象,是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的一个派生现象,和世界经济一般规律并没有什么不一致的地方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图3看的是经济的支出方面,是净出口占gdp的比重。图4看的是经济的生产方面,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,横轴还是城市化率/工业化率。

图4:城市化越发达的国家服务业占比越高

我们可以清楚看到,城市化越发达的国家,服务业占比越高,也是大致在一条直线上。中国服务业占比低,但是也基本落在这条线上,中国跟这个规律并没有太大区别,只是更为显著而已。所以中国服务业滞后也只是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的一个表象。

这里面的道理也很简单。没有城市,没有大城市,服务业很难真正发展起来。大家想一想,在农村怎么发展服务业。农村可以有个小卖部,有个诊所,再大一点的就开不了了,因为没有人口聚集,没有人口和商业的流量,成本就摊不开,没法持续下去。

举个例子,农村有很好的学校吗?可能有,但是一定非常非常少。为什么?农村人口密度太低,孩子少,老师们收入低,其他机会也少。同样是教书,老师们更愿意去城里,同样是教书,城里的条件好,收入高,孩子也多。收入之外,讲教学的成就感的话,城里也好很多。

城里面什么都有,老师们在城里面有自己的社会关系网,有医院,有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。他在农村干什么?上完课可能只能去打打篮球了,或者上完课就直接回城里,因为家在城里。留在农村没太多事情做,也很难找到好玩的事情,很难找到有趣的人,有趣的人都愿意去城里,因为他们也要扎堆。没有好玩的事情、没有好玩的人,剩下的人也会走的,于是好玩的人越来越少,农村越来越不好玩。

总而言之,在农村,因为人越来越少,服务业是发展不起来的。服务业是需要一个很大的流量来支撑的,要不然做不起来。

不仅学校,医院、银行也都是这样。银行的经理知道,在农村开个分支网点多贵,人吃马喂都是要花钱的。农村一共就那么几个人,就那么点经济流量,农村开个网点很难挣钱,不赔钱就不错了。没有密度、没有流量的地方,服务业就是做不起来。这是最基本的经济逻辑,不可能错,也改变不了,除非你把农村变成城市。把农村变成城市,不仅要修桥铺路,最重要的是要有人。

回头想一想,以前我们描述农村的时候,有一个说法大家一定还记得,叫作“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”。这词什么意思?就是什么都自己来,吃饭自己煮,衣服破了妈妈缝,再久远一点的时候,鞋子也是妈妈做的。什么都自己做,还要什么服务业?服务业不就是花钱买服务吗?什么都自己家里做,就没有服务业了。

为什么农村经济“自给自足”?这是个复杂的问题,一下子不容易说清楚。一眼看去,跟收入水平低、经济密度低、交易成本高有很大关系。赶个集买东西要半天,还不如在家里自己动手做,于是分工起不来,效率就低,技术也没法进步,收入也增长不起来。

千年的乡村,就陷在一个低收入的陷阱中,直到城市发展起来。有了城市,才有分工,才有经济增长,然后反过来促进城市的进一步发展。对于城市促进分工和增长的神奇力量,我们一定要有足够的敬畏。我们脱胎于农业国,很多人的乡土情结很重,因此敬畏城市这一点特别重要。

简单总结一下,所谓的服务业滞后,和中国的城市发展水平有着很大的关系。说白了,还是工业化很快,城市化没这么快。刚才说的这么多经济结构问题,包括过度投资、净出口占比过大、服务业滞后,其实都是“工业化超前,城市化滞后”的派生现象,没什么奇怪的。

站在这个历史时点上,想清楚这些事,历史原来如此简单。

(本文整理自北大国发院教授徐远所著《从工业化到城市化》,中信出版集团出版。)

从工业化到城市化:未来30年经济增长的可行路径

徐远 著

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